? 景德镇准分子 近视眼,景德镇准分子lasik手术,景德镇做高度近视眼手术医院哪家好

景德镇准分子 近视眼,景德镇准分子lasik手术,景德镇做高度近视眼手术医院哪家好

景德镇准分子 近视眼,

  人物名片

  吴发健,中国民族歌手,安顺市文化馆副馆长,曾获贵州省甲秀文化人才称号。2005年多彩贵州歌唱大赛黔西南赛区非职业民族唱法一等奖,2008年多彩贵州歌唱大赛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一名,2010中国红歌会贵阳唱区10强,第八届金钟奖贵州选拔区民族组一等奖,2011年多彩贵州歌唱大赛民族唱法“金黔奖”。2013年主演民族英雄史诗歌舞剧《亚鲁王》。

  许金玲

  在贵州兴义一个小村,走来了一支唢呐队,他们吹吹打打为逝去的族人送葬,歌师吟唱着悲怆的曲子。此地山风粗粝,灌彻棉衣,鲜有人迹,四野不见阡陌良田,唯有岩石灰白静寂。唢呐队后,紧跟一群看热闹的孩童,一双双眼睛里盛满好奇,吴发健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当问及最初如何接触到音乐,启蒙老师是谁时,面前的吴发健有些尴尬。他说,幼时家贫,每天放牛无趣,最兴奋的事便是村里办丧事。因为办丧事会请唢呐队,还有人唱灵歌,他觉得那些歌好听,就爱上并琢磨,放牛时便飞叶为哨,折枝作笛,吹哼学唱。于是,我眼前即出现了那幅画面。

  若非儿时天做幕、地当台,放牛喊山练嗓,吴发健也不会从这个距其乡集仍需走五六个小时山路的小村,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。如石头上开出的花朵,他唱着,从“多彩贵州”歌唱大赛上胜出,被保送进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学习;他唱着,拼荆斩棘,勇夺“金钟奖”桂冠;他唱着,演活了歌舞剧《亚鲁王》里的亚鲁王,好评一片。

  其实,当初拿到《亚鲁王》剧本时,他心里没底,但并未放弃。他知道,亚鲁王的角色塑造,绝非唱好歌词这么简单。他用两个多月时间学会了十多首新歌,还硬啃下了砖块般厚的台词。试镜那天,老师惊讶地说,唱得好,演得也好,这是常人两三年才能做到的事,然后剧组根据他的表现,果断地将原定为花灯剧的《亚鲁王》改为歌舞剧。

  试镜过了,只是个开始。真正演出时,如何把人物吃到肚子里,以情带声,处理好神与韵之间的关系,对他是个不小的挑战。他翻阅大量资料,到处找老师请教,让自己每天都活成亚鲁王的样子。

  吴发健知道,《亚鲁王》是麻山苗家人生命结束时,活人对亡灵的吟唱,亡灵必须牢记先祖的历史故事,方能追赶迁徙来路,回归东方故国与先祖团聚。《亚鲁王》是研究苗族古代社会的“百科全书”,具有文学、历史学、人类学、宗教学、神话学、艺术学、美学、语言学等价值。他带着敬畏之心与庄严的使命感,用浑厚、高亢而苍凉的嗓音,再现《亚鲁王》这部活在苗家人心中的历史。

  吴发健虽为汉族,但从小在少数民族聚集地长大,其深受多元民族文化熏陶,若有神谕,山石草木皆为其子民,演起来便有根。亚鲁王那不畏困难,不惧苦难,富有民族团结大义的英雄气概,深深打动着他。亚鲁王就住在他心里,很多时候,他觉得自己就是亚鲁王。他经常唱着唱着,便饱含热泪。

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有几番困顿。有两三个月的时间,吴发健每星期有三四次,于下午六点后,搭乘班车行百十公里,从安顺赶往贵阳练歌,常常更深露重方返,次日晨继续上班。若排练晚了已无班车,他就用挤牙缝儿的钱包车回来,绝不耽误工作。租来的小房子不堪,他不嫌弃,自己动手刷墙,拾掇干净。房东看到后意外地说,你请的工人还可以嘛,墙刷得这么白!刚工作时工资低,吃喝租房之后,所剩无几,他窘得连一床像样的被子都买不起,仍旧睡着单人床和以前上学时盖的破棉被。虽居无定所,但不管租房住在哪里,爱唱的他,仍会控制不住地练歌。他曾租住三十元一月的楼梯间,他的男高音,惹得房东很不高兴,结果尚未住满半年,人家就嫌吵把他赶出来了。他又住到别处,人家也开玩笑说,小子,你这么整天哇哇地吼,难道还想当歌唱家不成?

  磨难与历练,方显男儿峥嵘本色。亚鲁王带领他的族人,行万里迁徙路,终至贵州高山繁衍定居,并世世代代生存下来,直至今日。

  吴发健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热爱歌唱、不舍不弃,从小山村唱到大舞台,将中华民族民歌的优良传统文化,用声音记录并传承着,这亦是一壮举。《亚鲁王》演出成功后,当地政府将吴发健调至文化部门工作,并委以重任。至此,吴发健这个爱唱歌的孩子,总算干上了自己热爱的工作。

  现在的他,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不忘充电学习提升自身技能和素质,同时,也渐渐开始带新人、教孩子,思索着如何造福一方水土、回报社会。他说,我是政府保送上的大学,我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,更感恩生逢的这个时代,比我苦的人还有很多,没走出来的也有很多,我很幸运,总算走出来了,因此我想多为大家做点事,让更多比我条件还差的人看到希望,汲取营养,健康成长。

  吴发健

作者:盛如祥

编辑:云西

0